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淮阴 > 副刊天地
 
淮海地区革命的一面旗帜
——记吴觉平凡、光辉、战斗的一生
日期:2018-07-10 来源:新闻中心 浏览次数: 视力保护色:


■ 朱爱民

成立苏北抗日同盟会

吴觉,1912年出生于淮阴渔沟。其天资聪颖,少年英特,明辨是非,秉持正义。在淮安第九中学时,因参加学潮,与乔冠华等同学被国民党教育部开除,且不准转学。只有借用他人的名字在江南求学。

1930年,吴觉以初中的文化学历,考入上海“大厦大学”,开始了一生的传奇。他在大学入党,担任支部局书记。因与特务作斗争,被群殴暗算,险些丧命;三次被捕入狱,被判死刑;两次入党又两次失去关系。

吴觉坐牢,与后来是共产党著名人物的曹荻秋、谷牧、彭康等人一起坐牢;吴觉脱险,是靠父亲请族中长辈吴次藩、学生周化鹏等国民党高官相救,我们今天回看,那时候是民族的苦难岁月;是风云际会,英雄辈出的时代;那时候的共产党人,是初心峥嵘,成仁取义;复兴勠力,死而后已。令我们敬仰。

“七·七事变”的前两天,吴觉出反省院,不久回到了淮阴。

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使一大批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淮盐地方党组织的中坚分子从各地监狱、反省院出来或从避难地回到了淮阴。

吴觉、谢冰岩等满怀热情,希望大显身手,抗击日寇,他们邀请大家座谈,形成抗日共识。宋振鼎也从武汉回来到淮阴,带来了党组织希望大家就地组织民众抗日的意图。

1937年12月底,吴觉、谢冰岩、宋振鼎这抗战初期的“淮阴三杰”和夏如爱、李干成、陈书同、赵心权、孙存楼等人聚会淮阴城,决定成立苏北抗日同盟会,领导民众抗日。由于国民党地方政府不准备案,吴觉携朱德轩的推荐信和谢冰岩一起去徐州见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得到批准,成立苏北抗盟组织。

苏北抗盟推选宋振鼎为会长,谢冰岩为秘书长,吴觉为七常务理事之一。

吴觉是苏北抗盟成立的关键人物和活动的主要操作者。他将家中的积蓄、岳母的首饰、自己与朱德轩等人经营盐业的收入贴作抗盟会经费,奔走在国民党地方当局的上层。国民党江苏省地方当局看阻止不了苏北抗盟的成立,便转而拉拢、欲为己用。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书记长周化鹏希望吴觉为自己组建党派团体;江苏省主席韩德勤宴请吴觉,授权吴觉为支队长,为他们组建军队,均被吴觉拒绝。

在苏北抗盟的旗帜下,苏北淮盐地区甚至高邮、泰州等各县都成立了抗盟组织。同时,吴觉出任淮阴县民动委组训部常务副部长,培训民主抗战队伍。

由于拒绝与国民党江苏地方当局合作,在徐州失守后,韩德勤即对苏北抗盟采取了打击。吴觉曾四次被捕,在淮阴青年中极有名气,因此,韩德勤此时密令监视吴觉行动,停发抗盟活动的经费。在国民党孤立和瓦解下,苏北抗盟和活跃一时的淮阴人民抗日自卫队被纷纷瓦解了。

打响淮海抗日第一枪

1939年元月间,中共苏皖边区特委派张芳久、高兴泰和戴曦来到了淮涟,张芳久与吴觉、谢冰岩接上了关系。

1939年农历正月十一,日寇侵入淮、涟诸县,韩德勤的二十四集团军及省机关连夜全部逃离了淮阴城,吴觉、张芳久闻讯,星夜赶往渔沟,起取枪弹,拉起武装。在此之前,吴觉即密购枪支弹药,藏于渔沟镇老宅,以备游击之用。同时,用拜师收徒的方法,掌握国民党地方部队的一个连队。吴觉、张芳久到渔沟后,迅速组织60人以上的队伍,拉出了国民党渔沟区常备中队以及洪泽湖边残留下来的抗日模范队等。此时,张芳久代表党组织正式宣布组成淮阴抗日义勇队。吴觉任总指挥,张芳久任参谋长,谢冰岩任秘书长,宋振鼎为政治部主任,张一平为副官主任。

在义勇队正式成立不久,便与地方抗日武装配合,于渔东的“五条路”布阵,伏击敌车队,打响了淮海人民抗击日寇的第一枪。接着,又派兵袭扰日寇的王营据点,打击了日军在淮阴的嚣张气焰。

1939年6月,经苏皖区党委批准,淮阴抗日义勇队联合涟水抗日义勇队、淮安民众抗日自卫队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南进支队八团。吴觉任团长,万众一任政委,张芳久任参谋长。

南支八团竖旗后,即开始了吃百家饭、夜夜转移,与日伪、国民党顽固派进行复杂、艰苦的斗争。他们先拟北上东灌沭,与山纵南支三团会合,后西进,在淮阴北部剿匪。因国民党苏北军事力量十分强大,吴觉等再率部东进,欲建立滨海一带的水陆两栖根据地,进行抗日斗争。

为扩大力量,在涟东一带,说服原涟水四区区长薛华甫的部队,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支队第三梯队。吴觉任梯队长,万众一任政委。下辖八、九两个团,八团团长陈书同、九团团长薛华甫,共500余人。朱启勋、朱洪滨、王道明、周文科、贾贯秀、朱慕萍等烈士皆任三梯队的营职干部。薛华甫与吴觉、万众一组成坚持敌后军事斗争的“铁三角”,坚持于敌后,陇支三梯队终于迎来了胜利。

在郑潭口韩庄一带,俘虏涟东某区大队顽匪一个排,缴枪27支。

1940年正月初二上午,三梯队在洪码头布下口袋阵,下乡抢劫扫荡的日伪军遭到沉重打击,死伤数十人。

三梯队在敌后坚持抗日,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惶恐不安。为了阻击从江南渡江北上的新四军陈毅部与山东的八路军取得联系,致共产党力量于死地,在1939年11月至1940年2月期间,国民党中央军令部的命令中几次都要求“第八十九军以一部驱逐沭阳、宿迁、涟水边境非法活动之异党”,蒋介石亲笔批示:“配属正规军特种训练多数之小部队……方能有效。”

韩德勤奉蒋介石的密令,立即对吴觉所率部队部署围剿。他们一面散布谣言,说已电讯延安,吴觉部是假冒的八路军,同时悬赏5万大洋,缉拿吴觉的人头。一面调动89军33师部队前往追剿。1940年3月,陇海三梯队宿营于沭阳县钱集北的马庙一带,为国民党军重围。吴觉与万众一、薛华甫率朱启勋、朱洪滨、周文科等三梯队将士从清晨坚持战斗到黄昏,选择在半夜胜利冲出包围。

马庙之战后,吴觉等人针对国民党军队即将采取的另一轮围剿,断然决定部队取消营团建制,改为若干个分队活动,九团由薛华甫带领到涟东一带活动,八团由吴觉率领进入涟西、淮阴北活动。组织一个60多人的突击队,由吴觉掌握清除特务,使日伪、国民党顽匪失去耳目,使国民党顽固派33师联合七县常备队联合清剿只进行了半个月就以失败而结束。

吴觉率领的三梯队在敌后战斗,有力地配合了党中央、中原局在华中军事战略上部署,刘少奇同志刚到苏皖地区,筹划经营华中时,初为苏北没有党组织活动而焦虑,后得知苏北有吴觉等人在活动,立即鼓励吴觉等人坚持作战,坚持到主力的到来。1940年5月,吴觉和万众一、杨纯、薛华甫等接到迎接主力东进的指示后,立即收拢部队,恢复营团建制,吴觉以三梯队长身份兼八团团长,部队对外称“淮河大队”。三个月中,淮河大队以三倍速度发展,成为一支1500余人的强大武装。

1940年8月,八路军南下部队的前卫部队向淮涟地区进发。吴觉部配合主力行动,派出向导,带领八路军五纵的前卫部队胡炳云大队及彭明治旅顺利进入淮海,彭旅与淮大约定由吴觉和杨纯二人为政治联络员与彭旅联系,以协调两部的合作。

淮河大队在敌后的坚持斗争,为主力部队东进淮海继而南下支援新四军起到了一个“跳板”和“驿站”作用,使主力能在这里立足、休整、补充给养,以便奔赴前线。

苦战于淮海

1940年8月,黄克诚率八路军主力南下支援新四军作战。吴觉按党组织要求,按一个旅的规模,迅速进行扩军运动。三个月中,部队迅速扩展近5000人。吴觉率部协助淮涟泗沭地方政权建设。12月,五纵主力南下支援新四军进行黄桥战役,吴觉率部激战于徐溜、钱集一带,粉碎了日寇对留在六塘河北的五纵指挥部和苏皖区党委机关的奔袭,保证了首脑机关的安全。之后,吴觉率部在苏皖区党委书记金明的领导下,对淮涟泗一带的匪患进行清剿。

淮河大队先后以十团和九团为主,为三师八旅和教导五旅各上升兵力500余人。一部改为苏皖区党委警卫部队,一部改为涟水县和涟东县大队。

1941年4月,吴觉奉新四军军部命令,率部1500余人归辖于梁兴初指挥的新四军独立旅,任五旅三团团长。

是年六月,吴觉再次被淮海区党委批准入党。吴觉于1930年入团,1932年转为中共党员。但由于多次被捕,吴觉丢失了党籍。吴觉以一个共产党员标准要求自己,以自己的行动再次得到党组织的认可。

1941年10月,吴觉率领三团在陈毅指挥下,进行了程道口战役。1942年4月,经党组织安排,吴觉离开部队;10月,30岁的吴觉出任淮阴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淮海四支队十团团长兼淮阴县敌工部部长。

淮阴县为淮海区党委、区专员公署机关“南大门”,日、伪、顽随时都可能进犯淮海。因此,这种复杂的形势使得金明将吴觉推上这个任务艰巨的岗位。刘少奇在解放后曾多次肯定地说金明到淮海后的一大功绩,就是大胆使用了吴觉这样一批老共产党员,从而打开了淮海抗日局面。

吴觉出任淮阴县长后,与县委书记李霁民密切配合,充分发挥他那好勇斗狠、广泛交友的侠义风格,把武装斗争、打击日伪顽投降势力和开展统一战线、分化瓦解伪军、利用顽固派,扩大抗日力量和政权建设、安抚百姓、救济黎民、开展生产,为主力供给粮草等三方面工作统一起来,充分发挥了他纵横捭阖之才。其次,吴觉充分发挥人民自己的政权力量,组织人民兴修水利,开展二五减租减息运动,使农民的生产、生活有了改善,极大地提高了农民参军保卫自己家园的热情。再次,广泛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与吴道楼、李可拔、马季同、朱伯符、韩兰田等众多民主人士结下了深厚友谊,调动他们的抗日力量,获得了大量的情报、弹药、药品等;用收徒、访友、认亲等方法,分化瓦解、说服误入歧途的青年不做卖国贼。

长期的共事合作,让李一氓对吴觉的性格、能力大为敬佩,赠联赞曰:“主人颇有江湖气,坐客能谈山海经。”

经过两年的艰苦斗争,吴觉领导淮阴县军民不但拔除了县境内日寇的据点,恢复了被顽匪挤占的地盘,为主力培养了大量的兵力,还帮助邻县收复了失地。县委书记李霁民形象地说:淮阴共产党的天下一半是用枪打下的,一半是吴觉用拳头打出来的。

1944年9月,吴觉去华中党校参加整风学习。经组织批准,吴觉的党龄提前到1939年找党时算起。

吴觉在敌后的斗争成绩也被中央肯定:中共中央在1944年12月的一份电报中指出,吴觉和管文蔚、孙象涵、徐宗田等人是主力来到华中之前的开创游击的老同志。

1944年12,吴觉出任淮海区行署专员。

1945年5月,成立苏北行署,吴觉被华中局指名为七委员之一。日本宣布投降后,吴觉遵黄三师命,在李一氓的领导下,率部包围淮阴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苏皖边区政府成立,吴觉为苏皖临时政府二十七委员之一。

在解放战时期,吴觉任华中北线后勤司令;以淮海地委书记、淮海行署专员、淮海军分区政委一身三职的身份,带领淮海军民苦战于淮海,保卫山东与华中两大战略区的通畅;配合淮海战役的展开,率部解放连云港。两淮(淮阴、淮安)解放、成立后,吴觉兼两淮市委书记、军管会副主任、市长、警备司令、政委。为淮海区解放作出了贡献。

1949年4月24日,吴觉率一个旅的兵力和淮海南下干部队及山东南下干部,组成纵队,饮马长江,剑指江南,离开战斗了十年的家乡淮阴。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号召“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建国第一大工程“治理淮河”启动后,吴觉任“秘书长负责制”的国务院治淮委员会秘书长、党委副书记兼政治部主任,主持治淮,被誉为“治淮先驱与功勋”。1955年肃反曾被诬陷软禁;“文革”中又遭迫害。

拨乱反正后,钱正英同志向国务院打报告,吴觉出任国家水利部副部长兼治淮委主任。但吴觉淡泊名利,出任江苏省政协副主席、东南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陈丕显副委员长认为吴觉的职务安排太低,责怪江苏省委。但吴觉不为名利,以一个共产党人胆识、眼光、责任,气魄,率先否定文革、整顿教学秩序、培养年轻学者,使高校教学率先步入正轨,然后主动让贤,高风亮节。

1984年,吴觉辞世。

1990年代,中央编辑《中共党史人物传》,把著名烈士、地方领袖、受冤屈的而死后没有赶上被邓小平时代定为“共产主义战士”的人物列传。吴觉生平编入中央编辑的《中共党史人物传》进入915人之列。

英雄已经远去,传奇已经结束,但英雄融进了大地,传奇写进了历史,这就是我们今天敬仰的吴觉。

吴觉已远去30年余载,当我们缅怀在那场战争中为民族作出贡献的英雄时,吴觉的品德、才华以及为人民的贡献与江山永远同在。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