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淮阴 > 副刊天地
 
葳蕤夏日(外一篇)
日期:2018-07-08 来源:新闻中心 浏览次数: 视力保护色:


■ 严宜春

立夏过后,季节一天天往纵深处走。那些随处可见的绿,眼见着一天深似一天,浅绿,葱绿,翠绿,碧绿,黛绿,各种层次的绿,只让你的眼睛无法招架。此时的大自然,走到哪儿都是绿,触目所及,生机葳蕤。   

喜欢“葳蕤”这个词,看着就草木茂盛,满眼青葱。四季走到夏至这个节气时,如同一个往青春而去的少年,满怀繁茂的心思,从冬到春的努力与希望,都要在这个时节蓬勃,绽放。    

人家的院墙上探过半墙的绿意,璀璨的凌霄点缀其间。早年读一首诗,一直以为凌霄花是冬天的使者。而今,在这个繁茂的夏日,和凌霄花邂逅,不禁赧颜。世间事全不是想当然。凌霄那不可侵犯的傲然与独立,只看它开花的姿态便了然于胸。无论凌霄的藤蔓怎样的攀墙附树,或者从高处悬垂而下,凌霄花开放时,皆是朵朵花心向蓝天。待到凋谢,又是满心决绝,不见丝毫拖泥带水,是干脆利落的谢幕。那日,站在半墙的凌霄花下,在凌霄的背影里痴痴想了许久。

教室北面的那座花廊,两个月前花光紫影。现在,曾经的浅紫深紫换作绿叶满廊。繁密无间的枝叶,紫藤细长的荚果正在孕育。微风轻拂,绿意窈窕。彼时,若能紫藤架底倚胡床,该是何等惬意的人生。

雨后的清晨,走过高大的合欢树下,翠碧摇摇,绿荫如盖。合欢清甜的香气,弥漫了眼前的天地。浓绿的树荫下,落英缤纷。我轻轻捡起两朵合欢花,夹进书页。

偶尔,在满世界的青碧中探出几星烈焰似的艳红,那是五月榴花照眼明。从母校墙外走过,入眼皆是绿植。一只极好看的小鸟,欲飞还停地向一株植物。原来,一棵石榴树藏身于那些高大茂盛的绿色植物中。难道这灵性的小鸟也对这一抹红霞情有独钟?这真是奇妙的风景。

那些在春天,开过鸟儿一样花朵的玉兰,此时早已青枝绿叶。而香樟,早前红黄相间的叶,已然一片青翠,繁茂蓊郁。走过树旁,满鼻的清香,扑面而来。繁芜浓密的女贞,总在清晨,在树下,铺一张香气四溢的碎花地毯。

看林清玄的文字,知道先生特别喜欢在台北的仁爱路散步。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那段路上有美丽的菩提树,夏日正在换装。换上新衣的菩提树,颜色是变化万千的,昨天清晨还是粉红色的嫩叶,今天黄昏已经成为橘红色。明天,就会由橘转绿,一路为绿所染,黄绿、翠绿、深绿、墨绿,终于,整条路的菩提树,一片盎然的绿意,这时,就进入盛夏了。

想起一个朋友。多年前,在北京西郊,时值深秋,朋友相遇一片菩提树林,遂欣喜地捡了好些菩提树叶。在穿耳的呼呼风声中,朋友的喜悦飘然而至。朋友说回来要送我一件礼物。后来,朋友送我的是一叶封了塑的菩提树叶。光阴流转,我一直珍藏着,看书时,权做书签。现在,不知道到了哪一本书中,可我知道,它一直在。植物的香气在文字里袅娜。

喜欢夏至来临的美好。那日,特地跑到西郊,只为看那一池的荷。正是红日西悬,满池的青翠,在落日的映衬下,竟是说不出的柔和,安宁。独坐池边的长椅上,静对一池青碧,荷的清香在水面婉转流连。远处霞光氤氲,翠色连绵。斜阳里,竟莫名起了一层淡淡的惆怅。

小院栀子

车子拐下新204国道,一条新建的水泥路通向村里。泰河村年轻的支书已在路边等候。支书鼻梁上一副黑色边框眼镜,文气而内敛,想来是大学生村官。一路随行,年轻的支书娓娓道来。

原来,泰河村得名于泰东河和梁垛河两条黄金水道穿境而过。此地交通便利,新204国道将泰河村一分为二。新村落规划齐整,风景秀美。老村落著名的十八里河口,相传董永七仙女在此喜接良缘。

泰河村的老村落,一条宽阔的水泥路,可容三四辆汽车并行。路旁,一侧水,一侧人家。人家的房屋皆保留着自己的特色,有两层的,也有一层的。每户都有一个硕大的院子,院内院外,各色的花树果蔬倚红偎翠,花团锦簇。有许多植物,是我叫不上名字的。那些爬藤的豇豆,摇曳的丝瓜,缀着淡紫、鹅黄的花,招风引蝶。低处的番茄,支着沉甸甸的青涩小脑袋;五彩的朝天椒,晶莹剔透。

一阵浓郁的花香吸引了我们。好熟悉的栀子花香!就在我们身旁,一户人家,好大一座院落。院内翠色缭绕,紧靠着镂空的铸铁花墙,一株繁茂的栀子花树开得正灿烂。我使劲地嗅一嗅,要将这满世界的花香带回。或许是我脸上的迷醉神情,一旁风趣性情的周老师笑着说,我来帮你摘一朵。说话间,周老师已探身出手,从花墙内摘下一朵递给我。我有点惶恐地伸手去接。万一,人家主人看见了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个温和慈爱的声音传来:喜欢就多摘几朵。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不知何时站在了我们身后,慈眉善目,简直就是记忆中的外公或者邻家爷爷。老人微微笑着,望着我们这群人,眼神中不见责备,有的是欢喜。原来,这所宅院是老人的。

本已转身的我,心中突然一动,又跑回去,举起相机,对老人说,我帮你拍张照片好吗?朴实憨厚的老人,漂亮的宅院,镂空不锈钢大门,绛红瓷砖外贴的门框,上书“家居黄金珠宝地,人在美满幸福村”,横批“幸福人家”。帮老人拍下这张照片后,我又走到老人身边,笑对老人说,老人家,我和你一起拍张照片吧!刹那间,老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满是欣喜。 我站到老人身边,调好角度,留下了这张幸福村的记忆。

转身离开时,我就强烈地意识到,这个老人一定会进入我的文字。而我,也一定会重来此地,不仅仅为了送照片给老人,更为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与亲切。

才走了几步路,一条小狗追了上来,绕着我们身前身后地转,还不停地嗅嗅脚跟。老人在身后说,没事,没事,你们走你们的,它不咬人。果然,小狗只是跟着我们脚前后跟的绕了那么几个回合,很亲切的样子。都说狗是通人性的,想必它也一定知道老人对我们的友善。平常怕狗的我,竟然回转身,对这尾巴上翘、通身米黄色的小狗摁下了镜头。在渐行渐远的夏风中,听得身后一个老妇人和老人的对话。“给二黄拍照啦?”“拍了!拍了!”

上车之后,周老师对我说:“小严,你不知道,那个老人家跟着你身后走了很远,真的很让人感动。”是吗?!我竟然一点不知道!眼前浮现出我提议和老人合影时他的惊喜,他的闪亮的双眸。还有,那风中关于“二黄”的对话。以及老人身后那茂盛的高过院墙的八月桂。我掏出包里的栀子花,紧嘟嘟的花骨朵,散发出浓郁的花香,极特别。这来自土地的芬芳,带着自然的质朴,在喧嚣的尘世间,给我感动,让我欢喜。

想起我的外公,曾经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了十年之久。在当时那样艰苦难熬的岁月里,就是这样朴实温厚的乡下人,用他们最本真的善良接纳了外公,让他度过了那场浩劫。

“栀子花,靠墙栽,雨不落,花不开。”幼时的一则民谚,伴我度过了单纯而略显苍白的童年时光。那个时候,栀子花就是很美丽的花朵。偶尔得到一两朵,总是欣喜异常地养在水碗里。于是,整个屋子,都笼罩在栀子花独特的花香里。也喜欢看那青碧的叶,衬着奶黄色的花瓣,温润细腻,是青翠纯净的少年岁月。这样的喜好,一直延续到很多年后的今天。

我工作的校园里,也有很多的栀子花树。这个季节,上下课的那段路,是在花香里穿行的。最喜欢雨后,在校园里漫步,草叶上的雨滴,顽皮地亲吻我的棉质长裙。各种花的香,混合着青草树木的青柠气息。生活,原来可以这么诗意美好。

此刻,有好友来访。清酒一壶,佳肴三二,就着栀子花香,不知今夕何夕。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